如何进行离婚取证程序的改革?(8)

法律界 http://www.mylegist.com 2012-11-13 22:06 
http://shiwu.mylegist.com//1666/2012-11-13/13043.html

这一切都显著地反映于档案材料:今天的案卷内容,更多的是书面证据,以及伴之而来高度形式化的证据交换程序材料。首先,法庭要求当事人提供身份证、结婚证、代理人及委托授权书、债契、证人供词等等书面证据材料。其次是表明程序的材料。在2002年最高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出台之后,地方法院经常组织当事人在庭前交换证据。这样,法庭必须在事先通知双方,约定双方到庭交换证据。表明这样程序的材料要占离婚案件每卷档案的相当部分。而后是庭审中的身份核对,以及申诉、答辩和关于证据的辩论程序,也要占去庭审笔录的相当部分。(毋庸说,也占用相当人员和时间,在合议庭的场合下尤其如此)。其后果之一是法庭将精力主要用于形式化的取证,哪怕只是没有实质含义的证据。

至于证人举证制度,在今天的实际运作中,所起作用十分有限,与立法者的设计相去甚远。在形式上,中国采用的乃是大陆和英美模式的混合体:证人主要由法官主持询问(虽然并不排除当事人在法官允许下的询问),作为法庭调查程序的一部分(这方面更像大陆法体系),同时,证人几乎全是由当事人申请的(这方面则更像美国制度)。一个结果是,审判员们对于“证人”的态度更像美国普通法制度下的“证人”,认为主要偏向一方,是为邀请他们的一方说话的人。同时,因为法庭没有美国开示制度附带的那种由对方律师主导的详细“交叉询问”(crossexamination)(即由对方盘问证人)的制度,[12]更削弱了证人的可信度。另外,因为当前的制度缺乏法律上的强制性约束,证人可以不理会出庭作证的要求。最后,缺乏美国制度那种对证人的合理出庭花费补偿,运作起来不太实际。因此,一方面是法庭对证人信赖度低,另一方面是证人多不愿出庭,结果是法庭越来越倾向于只相信书面证据,整个证人举证制度在实际运作中基本不起真正作用。我们可以说它既非欧洲大陆法中的证人取证(主要由法官召唤和询问)制度,也非美国普通法下的证人制度,基本只是一个两不是的空架子。

但是,离婚法庭所需要考虑的许多事实情况,都不是简单地可以依赖书面证据而判断的:譬如,夫妻间的感情基础和近年的关系,是好、是坏、还是一般?丈夫是否真的虐待妻子?是否真的与第三者有长期稳定的同居关系?丈夫是否真的像妻子所说的那样经常赌博?那样的问题一般很不容易通过书面证据来证实。过去是通过与当地组织和亲邻而确定的,现在需要通过证人取证。

精彩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