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进行离婚取证程序的改革?(15)

法律界 http://www.mylegist.com 2012-11-14 11:09 
http://shiwu.mylegist.com//1666/2012-11-14/13050.html

结果判定店铺剩余的20万元价值,一半应归原告,另加5000元补偿,总额10.5万元。两个孩子(长子5岁,次女3岁)则根据法院惯常做法,由夫妻两人分领一个。法庭审理费3250元,由原告负担1250元,被告2000元。显然,起码在这个案例中,法院不大可能按照毛时代的要求,深入实地调查,确定双方债务的真相,只能依赖当事人在庭前提供的书面证据作出判断。(2000:170号)

另一案例同样。原告要求离婚,主要因为被告经常深夜不归,曾经有一位亲戚调解未果,夫妻早已不再同床,现原告已经迁出分居。但被告不同意离婚,法庭调解未果。双方经济关系比较新型、复杂:被告办了一个旅游公司,两人分别投资,并持有自己名下的公司股份。此外,原告举证被告向她借了4.9万元。另外,公司具有债权两笔,分别是16.7万元和13万元。这些都是有书面证据的债权债务,法庭予以认定。因此案不涉及过错,法庭基本给双方各分一半财产,个人名下的公司股份就此分别;此外,被告应归还原告4.9万元;公司债权两笔则13万元归原告,16.7万元归被告。我们可以说,在新经济环境下,新的取证程序起了其应有的作用。(2001:316号)

此外,也有新旧制度连同合理运作的例子。我们在上面引述的一个案例中已经看到,法庭根据原告所提供的医院检查单(在旧制度下则会由审判员直接到医院调查),确定被告确实没有生育能力,被告虽然争辩,但提不出确凿证据,认为原告要求离婚在理。这个判决性的立场是根据新取证程序而定的。同时,法庭通过与原、被告分别谈话,“做了思想工作”,促使双方达成协议,同意妥协。像这样的案例,应该可以视作新程序制度和旧调解制度连同的合理运作。(2000:10号)

 

精彩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