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进行离婚取证程序的改革?(16)

法律界 http://www.mylegist.com 2012-11-14 11:09 
http://shiwu.mylegist.com//1666/2012-11-14/13051.html

七、形式化取证的局限与两不是的司法权力滥用

但是,我们也同时可以看到形式化取证的局限以及两种模式之间的张力。上面已经看到来自形式主义与牟利型官僚体制结合的极端表现。在一个案例中(2006,302号),原告和其丈夫闹矛盾而大打出手后,原告来到法院起诉被告与第三者(一位30多岁的离婚妇女)同居,但没有能够提供书面证据。被告答辩说“原告所诉不属实”,不同意离婚。法庭没有经过仔细调查而简单地得出这样的结论:原告因怀疑被告有不正当关系而要求离婚,两人因此分居,但法庭认为原告的怀疑是没有根据的。法庭只凭庭审而得出其判断,并没有做毛时代那种深入调查,更没有说服原告其起诉事由不实。法庭简单地判决“原告的请求理由不足”,双方“是能够和好的”,不准离婚。

这个案例首先体现了新的形式化程序。档案记录带有双方的常住人口登记卡,财产清单,等等,组成一个相当复杂的“诉讼当事人提交证据清单”。然后是庭审中的证据审核程序。但是,显然,并没有关于被告到底是否与第三者有同居关系的证据,也没有任何证人的书面或口头供词。同时,案例也体现了旧毛时代遗留下来的政府—法院极力限制离婚的精神,只不过是并没有伴之而来的调查和对原、被告做的(思想和其他)工作。法庭只简单地根据新婚姻法条文以及新取证程序判决原告所控不实,不准离婚。后果是判决三天之后,原被双方再次闹上法庭,这次是因为原告到家里去拿东西,被告不让她拿走,两人再次大打出手,再次来到法庭。

精彩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