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进行离婚取证程序的改革?(20)

法律界 http://www.mylegist.com 2012-11-14 11:11 
http://shiwu.mylegist.com//1666/2012-11-14/13055.html

[5]因为使用的经验证据限于离婚案件,本文不可能对民事法律制度整体作出分析,也不能系统探讨人们关心的法庭可能腐败问题。

[6]《民事诉讼法》(1991年4月9日通过),见www.cnfalv.com;《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2002年4月1日起正式施行),见www.china.ora.cn;亦见汪军《论民事诉讼当事人的调查取证权》,安徽大学硕士论文,2005(www.wanfangdata.com),5-10页;金晔《论民事诉讼当事人取证权利之程序保障》,复旦大学硕士论文,2005(www.wanfangdata.com)。

[7]感谢范愉教授关于这一点的提示。

[8]当然,根据司法独立的思路,也可以演绎成大陆法系中的法官职权主义取证制度。

[9]这是滋贺秀三比较清代法律与西方大陆形式法律而指出的重要区别,见Shiga, Shuzo, 1974-1975.“Criminal Procedure in the Ching Dynasty, with Emphasis on Its Administrative Character and Some Allusion to Its Historical Antecedents, ”Memoirs of the Research Department of the Toyo Bunko(2 parts), 32: 1-45,33: 115-138,特别是33:121-123;亦见Max Weber, Economy and Society: An Outline of Interpretive Sociology. 3 vols. New York: Bedminster Press, 1968,尤见2:809-815。另见黄宗智《清代的法律、社会与文化:民法的表达与实践》,13-14页,上海书店,2007(2001);亦见黄宗智《中国法庭调解的过去和现在》,载《清华法学》第10辑,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

[10]见黄宗智《离婚法实践:中国法庭调解的起源、虚构与现实》,载《中国乡村研究》第4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赤见黄宗智《中国民事判决的过去和现在》,载《清华法学》第10辑,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http://sard.ruc.edu.cn/huang)。

[11]2003年的统计数字说明,农村从业人员中约有31%从事非农业。(“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研究”课题组抽样调查得出的是58%只从事农业,16%非农业,15%两者兼之,10%没有从业——见陆学艺《当代中国社会流动》,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308-309页)。2005年的一个对1773个村庄的问卷调查(每村一、二人)则显示有83%的农户家中起码有一个人从事非农业(叶剑平/蒋妍/罗伊·普罗斯特曼(RoyProsterman)/朱可亮/丰雷/李平《2005年中国农村土地使用权调查研究——17省调查结果及政策建议》载《管理世界》2006年第7期)(www.usc.cuhk.edu.hk)。虽然,正如该文作者们自己指出,这个估计可能偏高,因它局限于离城镇10公里以内的村庄。

[12]部分原因是当前律师人数不够的实际困难。

精彩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