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如何解决?(3)

法律界 http://www.mylegist.com 2012-10-24 10:19 
http://shiwu.mylegist.com//1691/2012-10-24/12720.html

就本案而言,关于管辖权的格式条款是以显著区别于其他条款的红色字体清楚地印制在CMA提单的正面,而不象某些提单那样,以密密麻麻的极小字体、甚至是非通用文字印制于提单背面,应认为达飞公司已尽到了“以合理方式提请对方注意”的义务。更何况,作为法国达飞公司的标准提单,CMA提单的长期向社会公开的,原告在与被告订立运输合同时,应推定为其知道并且应该知道提单格式条款的内容(至少是对提单正面明示的部分),包括管辖权条款。若原告认为该种提单上的管辖权条款不妥,其完全可以别寻其他承运人承运,或拒绝接受提单,或在被告向其出示欲签发的提单样本时,对管辖权条款提出异议。既然原告无异议地接受了CMA提单,就意味着同时接受了包括管辖权条款在内的提单条款。原告的理由中还隐藏着这样一种推论,因为该管辖权条款是承运人为自己利益而制定的,没有考虑到原告的利益,所以该条款无效。这种理由显然也是不成立的。对于拟定条款的一方来说,最大限度地维护和追求自己的利益,本就是其订立合同的目的,法律所需判定的只是这种行为是否在其允许的范围内。除非原告举出确实的证据证实该格式条款违反我国法律在合同缔结方面的禁止性规定,否则,该条款即应为法律所肯定和保护。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这种协议管辖权条款能否排除厦门海事法院的管辖权。涉外民事诉讼中的协议管辖是国际上普遍承认的一种管辖,我国的民事诉讼法第244条也明确予以肯定:“涉外合同或者涉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用书面协议选择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法院管辖…”。CMA提单中的管辖权条款符合了上述规定。

精彩内容推荐